小虫子先生

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

匠人誌 ▎石碾小米:走访了20个村庄,搜寻了10台老碾

山村这台老碾

你转了几百年

日月同心相伴

磨平了沟沟坎坎


山村这台老碾

日夜不停的转

无论岁月牵绊

碾出了多少思念

——《老碾》



现代人快速的生活节奏让很多人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吃饭。而生活最简单的幸福就来自于食。大米,是中国人生活中最普通却必不可少的食材。中国菜普遍是通过调料和烹饪方式协调增味。但只有饭,是没办法用调料的,一碗简单的白米饭,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一吃就知道。



做出一碗好米饭是需要工匠精神的, “工匠精神”为什么不叫“工人精神”?因为工匠是独立人格,对自己的产品负责,同时享受精益求精的成果,所以他重视细节。


春谷·石碾小米

创始人刘元强讲述

做   个   有   脾   气   的   杂   粮

在我小时候,村子里过节有个特殊的习俗:逢年过节人们不着急串门拜年敬长辈,都会先去“敬”石碾。大年三十,大人会到石碾前烧一叠黄纸,敬一敬石碾;正月十五上花灯,家家户户的小孩子会在大人的嘱咐下,端着一盏面灯,恭敬的放在碾盘上;哪家有喜事结婚娶媳妇了,也会在石碾的碾盘上用石头压上一张红纸,图个喜庆。


你们在博物馆里看到的老石碾,曾经是我们的信仰。





谁家有喜事了,会先让老碾沾沾喜气


我是刘元强,是春谷·石碾小米集盒店的店主,也是个外表有点“糙”的山东沂蒙汉子,从小生长在沂蒙革命老区农村。这里长大的孩子,无论走多远,心里都装个一台“老碾”。


在机器还没普及的年代,一个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除了说书的书匠家,就是石碾所在地了,石碾在哪,村中心就在哪。石碾是最无声的倾听者,也是村子里最忙的。大人小孩都会在石碾旁扎堆。有的是在排队碾粮食的,有的白天碾完了,吃完了晚饭过来唠嗑的。碾轱辘的吱呀声,小孩子的嬉闹声,妇女们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声……



小时候,我最喜欢的就是姥姥做的小米粥。每天早上,我还在睡梦中赖着,姥姥却早早地迎着晨光,用老石碾碾起了小米。咯吱咯吱的声音一响,跟闹钟似得,把我这条赖皮虫唤醒。


(姥姥和老石碾)


用柴火加一口老铁锅,烧的木头噼里啪啦响。锅盖一掀开,小米浓浓的香味,能把村子里的馋猫都招来。


现在,这样的小米粥,想喝一口,可难喽。年轻人都去外出打工,用石碾的人越来越少了。很多村庄的石碾已经破败不堪,被堆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。作为留在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,我想做点什么,让村子里热闹起来,让老石碾“活”起来。




今年,好哥们当上了爸爸,我用老石碾碾了点小米,当礼物送给他。宝宝6个月时,好哥们和我说,刘哥再给我拿点小米吧,我家孩子现在不能吃外面买的小米了。市场上买来的小米,同样打碎后熬成粥,宝宝竟然喝了一口后就不喝了。孩子的嘴最叼,什么样的食物最天然,他一吃就吃出来。用机器加工的再“精酿”的食物,也比不过传统的用心研磨。


所以,找回粮食原本的味道,变成了我最想做的事。


沂蒙的太阳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暖洋洋的。肥沃的黄土和红土,是谷子最适合生长的土壤。



村民们撒上谷物后,不用人工干预,就随它野蛮生长。地里面的草和谷子一样的疯狂,在果园工作的大爷大娘都直摇头:哎,白瞎了这些谷子了,都让草给“吃了”,这样一亩地能出多少小米?其实大爷大娘们以前也是这样种小米的,只不过看着别的村都用机器,心里面觉得亏了。


我劝老人家,这样的种法,小米有小米味。要不就和市场上乏味的小米没什么两样。



谷田中的杂草,不,杂草里的谷子,不仅不除草,我们还不施肥,附近的鸟雀一股脑的扎在谷地里,赶都赶不走。“因为咱家的谷子好吃!鸟可比人精明多了,知道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不好。”村里的大爷就是扫地僧,说的这些大实话,在我听来都是哲学。



为了磨小米,

我跑到周围二十几个村,

挨家挨户寻找石碾。

来来回回跑了不知道多少趟,

找到能使用的石碾,就剩十台。


有的石碾有损坏,我就找村子们的老人修葺。老人们张大了嘴,愣了,仅剩的几颗牙齿打着颤,问我为什么要修。我哄着他们,说是用来磨小米,治一治城里人金贵的胃。老人把石碾修好架好。我又找了几个邻居大妈,帮我筛谷皮。刚摘下来的谷子,先用簸箕筛掉谷杆和部分脱掉的谷皮。这一步,是村子里老人们的拿手活,筛一筛,谷粒部分一点不会漏。



筛选后的谷粒放在石碾上碾压,

脱出壳接着用簸箕筛。

反反复复,

直到完全脱壳。


石碾碾出来的小米,就是小米本身的样子。蛋白质、胡萝卜素、碳水化合物、膳食纤维等营养物质也完全保留下来,这样的小米才是真正的黄金。


而市场上的小米,表面金灿灿的,可机器脱壳都太暴力,再加上磨温太高,谷子的精华——“米糠”,会破坏掉,蛋白质等营养物质更所剩无几了。


(左边是机器加工的,右边是古法碾磨)

在我们沂蒙山区,有“小米养人”之说。谁家刚生完孩子,小米粥就是最好的做月子补品。我们这的习俗是婆婆会帮媳妇挨家挨户借小米,人们也愿意给,当是沾喜气。石碾碾出的小米,每一粒都经过农民的手,用这样带着喜气的小米,做起什么都香。




小米面做的大煎饼,又香又脆


做成的馒头,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味今年过节,最有节气儿的,就属桌子上小米做的主食了。对于沂蒙人,这古法小米真真比肉和油还要珍贵。沂蒙山上这300亩天然的小米,每天只能碾出300斤,今年一共10000斤,能帮助到村里100多户贫困户。


我,带着1000份石碾小米入驻集盒



扫描二维码 优惠购买石碾小米



评论